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下马拜草原》歌词

  作词:鲍尔吉·原野

  作曲:腾格尔

  编曲:祁勃力

  演唱:腾格尔

  苍天下 白云边

  远远博格达山

  大河湾 鸟回旋

  下马拜草原

  闭上眼 手捧起

  故乡的黄沙

  睁开眼 泪模糊

  青青的山峦

  诶嘿吼

  诶嘿吼

  睁开眼 泪模糊

  青青的山峦

  下马酒 进毡房

  一阵阵奶茶香

  献哈达 举银杯

  爹妈多慈祥

  手足亲 歌声近

  千杯喝不醉

  夜未央 人不眠

  星斗列北方

  诶嘿吼

  诶嘿吼

  夜未央 人不眠

  星斗列北方

  诶嘿吼

  诶嘿吼

  诶嘿吼

  诶嘿吼

  “苍天下,白云边,远远博格达山……夜未央,人不眠,星斗列北方……”一幅静谧的图景,一幅令人遥想的画面,简简单单几个名词的罗列,是草原亘古不变的日常,也是宇宙星河爱与生命的永恒。

 歌曲《下马拜草原》封面(鲍尔吉·原野题字) 歌曲《下马拜草原》封面(鲍尔吉·原野题字)

  这样一篇极简的歌词,让我们想到那阙异曲同工的《天净沙·秋思》: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这位生活于700多年前的元代文人马致远,似乎与“草原文豪”鲍尔吉·原野来了场跨时空应和,一阙表达着对草原故乡深切的爱的小词从笔尖流出,被“草原歌神”腾格尔用音乐表达。

  安静,又深情;柔软,也深刻。

  诗歌,是带着旋律的文字;音乐,是文字深处的旋律。

 《下马拜草原》作词者鲍尔吉·原野(左)和作曲、演唱者腾格尔(右)小聚 《下马拜草原》作词者鲍尔吉·原野(左)和作曲、演唱者腾格尔(右)小聚

  这首由鲍尔吉·原野作词,腾格尔作曲并演唱的《下马拜草原》文字和音乐完美结合,一首歌里,唱尽对故乡的爱与深情,两位“草原之子”他们用各自所长,表达对草原母亲的深爱,是两位“草原剑客”惺惺相惜之和,更是他们留给草原歌坛的一曲佳作、一段佳话。

  (文字/摄影:中国网记者 王金梅)

责任编辑:齐春阳